关灯
护眼
字体:

58.058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从她的口中不想听见“唐郁”两个字,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方面,最好能够像是一阵风吹过的沙尘,被带到遥远的地方去,指尖敲在了茶几上发出了清脆的“笃笃”声响。俞霁月始终凝视着叶迦楼的神情,半晌后,才似笑非笑地应道,“不是她,不是熟人。”

    “看来你把唐郁划分到熟人的范畴里。”这下子轮到叶迦楼用一种淡淡的语气进行诘问。

    俞霁月大方一笑道:“毕竟她是你的青梅竹马,是老熟人了,是吧?”这最后两个字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仿佛叶迦楼只要点头,她立马就将她给生吞活剥了。

    叶迦楼捋了捋额前的发丝,手肘压在了腿上,身子微微地向前倾。不管有没有理,到了俞霁月的口中都会变成各种歪理,她是一个明智的、识时务的人,在有关唐郁的事情上始终是她理亏,自然是选择闭嘴。抿了抿唇,她终究是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追问道:“那到底是哪一个人?”

    “一个微不足道的人。”俞霁月开口道,“你也知道的,是万曼秋。我跟她的交集不多,之前从赵一弦的办公室出来时,她就莫名其妙的讽刺,想来是把我看成了情敌。水军是她买的,用赵一弦女朋友这个身份去压其他的人,传出消息说是出自秦天娱乐的授意,这也可以理解了。”

    “之前不是说秦天也有一部剧在拍吗?我没有参演,而是将身心放在了《歧路》这边,这让不少的人以为我是要跟秦欢合作,脱离公司单飞了。万曼秋弄出了这一茬,就很容易让人将事情曲解为是秦天对我的打压了。”

    “赵一弦怎么会看上这种人?”末了,俞霁月还是忍不住嫌弃一下赵一弦的审美。

    叶迦楼问道:“现在我们可以出击了么?”

    俞霁月笑了笑道:“可以,不过要慢慢来。”

    “解释清楚这件事情后,对那个幕后主使——”

    俞霁月明白叶迦楼的意思,她勾了勾唇,眼中掠过了一抹冷色:“她既然存心陷害我,那我也没必要给她留面子不是么?我不想在圈子里再看到这个人,赵一弦也不会让她继续在大众面前晃荡。”

    黑子们的污言秽语和粉丝们的焦急等待在微博底下形成了一股巨大的浪潮,而行驶在其中的小船则是左右晃动,一不小心便会粉身碎骨。因为不出声而被打为“心虚”“胆怯”的人终于露脸了,而事情结束后的狂欢注定只属于一部分人。

    任何的文字都不如图片来得直观有效,俞霁月贴出了自己之前做慈善拿到的爱心证书,以及一些被她资助过的山区儿童写来的感谢信。那些个说俞霁月吝啬鬼、冷血无情的人被狠狠地打脸。只不过黑子的意义就在于看到了真相后还要做垂死挣扎,他们的言论变成了“以前捐款也抹杀不了这次诈捐的事实”,可他们所谓的事实又是从哪里来的呢?各大媒体就算是被人警告了,在看到俞霁月的反击后也忍不住开始转发报导,恨不得抢在第一时间去抢播真相。

    看着网上的反应,俞霁月勾唇一笑道:“过一会儿把万曼秋相关的发给大伽娱乐。”这个大V号在娱乐圈中可算是臭名昭著,但是耐不住粉丝多。一点儿消息就能捕风捉影,如今关于万曼秋的有真凭实据,想来大伽娱乐也会很高兴。

    “但是大伽娱乐得为自己之前的事情道歉。”叶迦楼记得这个账号抹黑过俞霁月,胡编乱造的东西也敢发出来,早就被她列入到了黑名单之中,“其他的媒体也应该联系一下。”

    俞霁月并不着急发出后续的东西,等到网上的言论开始被那群水军带了节奏时候,她才慢悠悠地发了一个音频,并艾特众多的人转发。她不否认自己在拍卖会结束后去了常武德的办公室,跟理事会的一些人讨论善款的事情。但是他们谈论更多的是善款最终的流向以及对山区贫困孩子的关切,哪里像是黑子们口中所说的“针对诈捐事情进行协商”。声音是可以伪造的,俞霁月已经料到了有人会抓住这点不放,只是淡淡地说了句:“办公室有监控器,可以请慈善基金会调出监控看看。”

    她一句话又将众多人的视线引到了慈善基金会上。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