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92章 闲杂人等,滚!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吴言,你给我住嘴!谁让你多嘴的!”一记低沉的男声从门口传来,袁惟伦穿着这病号服从从走廊过来,听到吴言说这些事情那个,深邃的眸子里暗涛汹涌,有些虚弱的喝住吴言。

    吴言瞬间一僵,紧紧捂着嘴巴,停了下来。

    刚刚吴言和她讲的这些事情,没意见都给琬茹原本平静的心造成了重大的冲击。这些年,他们在一起生活时候,他瞒了她多少事情;他们没在一起生活的时候,他又瞒了她多少事情?所以不知道的事情她统统都要知道都要了解。琬茹蓦地转头,眸光清冷的,用比袁惟伦分贝更高的声音命令道,“吴言,继续说!”

    “吴言,不许说!”袁惟伦的声音沉冷,作为男人他不允许自己在一个女人面前展示脆弱,他这样觉得是伤了男人的自尊,坚决不让吴言继续说下去。

    “吴言,说!!”琬茹也是一声冷呵,今天她必须要知道所有的真相。

    吴言为难的看了看袁惟伦,有看了看琬茹。袁惟伦的脸冰寒如冰山,袁惟伦的而脸色也是深沉如海。他到底是所还是不说啊?这两个人就现在的表现势均力敌,一位是他以前的老板他的偶像,一个是他现在的老板,真是为难死了。

    “吴言,不许说!我现在命令你!”袁惟伦身上撒发出一种让人畏惧的气势和威严,那种气势彻底将吴言给压住了。

    琬茹杏眸微眯,大步上前,走到袁惟伦身边,“啪!”冷不丁的一记耳光干净利索的甩在了袁惟伦的脸上,瞬间袁惟伦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扇的傻掉了。

    “吴言,说!”琬茹怒瞪着袁惟伦冲着吴言说道。

    而一旁的吴言看到刚刚的那一幕简直目瞪口呆,一个巴掌下来,前任老板和现任老板谁的气势更甚,已是一目了然。

    现在虽然琬茹的脸上满满的都是压迫总裁如母老虎一般的威严,可为什么却让他看起来这么感动呢?而且还帅到了一个新高度。

    吴言继续说下去的底气终于足了,继续说道,“当年做完手术从手术里出来之后,住在重症监护室里整整昏迷了一个多星期,他醒来后的第二天坐上了他让张先生为他安排飞到肃州的专机,整个过程都没有休息。听说猴子在汤剑镇的时候,他半夜爬起来,找了辆车连夜奔波过来,不顾身体的疲惫,不顾手术后再次出现未出血的危险,心急如焚的来到了猴子的店里,可到了那里,不但没见到你,还被猴子奚落和不待见,总裁在他们店里等了整整一天,最后得知你已经离开了汤剑镇。总裁心里又多失望有多难受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再回来的路上真的出现了胃出血的状况,他被紧急送到医院,又在手术台上呆了整整八个小时,然后足足在病床上躺了一个月……”

    袁惟伦微微的闭上眼睛,这些陈年往事,过去了也就过去了,没有什么不要再次提起呢?“吴言,够了,不要再说了……”

    五年前的种种再次浮现在琬茹的眼前,只是真相如同海浪,一浪又一浪的拍打在琬茹内心伸出最不堪又最柔软的地方。琬茹贝齿紧咬着的红唇微微松开,鼻子酸的一塌糊涂,不知什时候脸上已经泪流满面了。她什么都没想,直接将袁惟伦推到墙边,搂着袁惟伦的脖子,轻轻的踮起脚尖,吻了上去。眸光微闭,四片唇瓣相触碰的一刹那,所以的爱,感动,悸动都爆发了出来。

    为什么?为什么她从来都不知道他曾经经过了癌症这样的恐惧?

    为什么?为什么她从来都不知道他曾经为了追回她,不顾术后的痛苦和危险义无反顾的追她?

    他患上癌症,被人拖上手术台,二次手术经历了八个小时,他躺在病床上休息了一个多月,这些为什么她统统不知道?

    她一直以为他薄情寡义,无情无义,却没怎么也没想到袁惟伦所掩藏的另外一面确实对她如此的痴情和执着。表面上他看上去对她不闻不问,可那层掩盖他内心的那层薄纱被掀开的时候,之前所有的额怨恨就如同云烟一般风吹云散。

    袁惟伦不是什么好人,可她却再次被这个怀男人给感动了,并且感动的一塌糊涂。

    袁惟伦就是个混蛋,就是王八蛋,为什么他不早点察觉道做所有的事情?

    袁惟伦是大傻瓜,大呆瓜,为什么这么不知道疼爱自己,爱惜自己?

    袁惟伦就这个偏执狂,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他为什么还要忍着?为什么从来都要跟她说?这个自私鬼,这个傻瓜,这个混蛋,大混蛋!!

    最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