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85.套中人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套中人·莫比乌斯环的表与里】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 拖着一身伤的简默赶到了那座蓝顶的小破屋。

    小屋里光线很暗,但他还是第一眼就看到了那个靠着残破墙壁, 歪垂着头, 安静坐在那里的人。

    简默在几十杆枪的瞄准下,踉踉跄跄走到明月楼身边, “扑通”一声跪下去,双手撑住地面, 才勉强稳住身形。

    手中的小袋子里,有些盒装的锭剂,还有些玻璃小瓶装的液剂, 在突然的撞击下应声而碎。

    那是能延长明月楼性命的药,简默一路都小心翼翼地护着。

    不过现在碎了就碎了,无所谓了。

    因为用它的人, 已经不在了。

    双瞳剧烈地闪动,因为它们不想相信所见为真。两片薄唇微张, 跟着眼珠闪动的频率一起颤抖,冷气在唇边进进出出, 却终是没能化出一个完整的字音。

    简默手脚并用地向前膝行几寸,直起身来抬起颤抖的手去摸爱人的脸。

    手伸到一半的时候, 他停了下来。

    掌心有泥。

    不行的, 他的月楼那么爱干净, 怎么能弄脏了他的脸呢。简默急忙拍拍掌心。

    泥土掉落, 残留在掌心的, 是已经蜕变为深褐色的血痕。简默低头, 那么大一片的深褐色泥土,隐隐可见酒色深红。与那人苍白的面容和没有血色的唇,形成鲜明的对比。

    他昨晚就是在这里,一边默默忍受血液的流失,一边镇定地远程协助自己逃跑?

    这是什么破地方啊。

    他的月楼,应该穿着暖暖的、可爱的小熊睡衣,双手捧着一只冒着热气的茶杯,在一个干净温暖的环境里,皓齿明眸,对着他言笑晏晏。

    他不该、不该穿着这么单薄又这么破烂,还血迹斑斑的衣衫,独自一人在这种阴冷潮湿、墙皮脱落、遍布灰尘和蛛网的小破屋里,耷拉着脑袋,像个无家可归的乞丐。

    把手在衣襟上用力蹭干净,简默俯低腰身,一手轻柔地托起明月楼无力垂下的头,一手拨开他散落下来的额前长发。

    是时第一缕晨曦穿透窗棂,斜斜照射进来,光影偏移,一寸寸照亮明月楼的脸。

    他闭着眼睛的模样看起来很安详,嘴角微翘,浅淡的笑容在朝阳的辉映下,灿烂得叫人不忍直视。

    此前似被什么堵塞住的泪腺突然崩坏,简默一头扎进明月楼的怀里泣不成声。

    * * *

    徐东手上有专门针对简默的药剂,一针命中,可以迅速改变简默身体的分子结构,让他暂时性地失去行动能力。

    简默也没反抗,乖乖被带上了返回中研院的专用机。

    明月楼最后跟他说,不要回来找我,也不要去找我。哪一样,简默都做不到。

    明月楼不在了,他只想寻死。去找他。

    地府黄泉,他不能让他一个人走。

    简默不老不死,只有中研院能成全他。

    然而中研院对明月楼尸首的处理态度激怒了简默。

    他听徐东说,军方应该会把明月楼送去火化。可回到中研院后,那群科学疯子竟然要把明月楼的大脑取出来做实验!

    愤怒值MAX的简默,身体开始迅速异化。

    他凭一己之力,毁了中研院,毁了A号军事基地,毁了首都……

    高层派人跟他谈判,问他有什么要求,什么要求他们都答应他,只要他停下这无止境的杀戮与破坏。

    简默猩红着双眼说:“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明月楼。你们给不起,我就要全世界陪葬。”

    简默说到做到,毁了整个世界。

    他行尸走肉般地走在一片废墟上,走着走着,突然就置身于一条华丽而庄严的长廊。长廊的尽头有一扇华丽而庄严的雕花木门,他走过去,推开那扇门,眼前是极尽奢华的宫殿。

    金玉之石铺就的地面中央有一方水池,池面水汽氤氲,袅袅升腾,完全遮挡了池中液体。池后轻纱罗曼,男人坐在锦榻之上,一个看起来年纪不大的少年侧卧在他身边,头枕在他的腿上。

    纱幔模糊了他们的容貌,但还是能够辨出,那定是叫人一眼万年的惊艳。

    “夜,又来了一个,开心么?”男人垂首轻抚少年的鬓发,每一个字音都带着满满的宠溺和爱恋。

    “嗯。”少年的声音水晶般动听,“这一对儿也许会很有趣。”

    “你们是……”简默问。

    “我叫燕如昔。虽然不想这么说,但这可能是最容易理解的方式——我是掌管三千世界的‘神’。”

    简默:“……”

    什么鬼。

    燕如昔笑了笑,并不在意简默的反应,径自说道:“三千世界的所有生灵死后,灵魂都会回到这‘转生池’中,转世轮回。”

    简默瞳孔骤缩,下意识上前一步,“你是说……”

    燕如昔:“绝大多数人都是直入轮回,忘记前尘,完全成为另外一个人。比如你的明月楼。只有执念异常深重的人,才会得到我们的召见。比如你。”

    简默心底突然涌上一种莫名的失望:“……他……没有执念?”

    少年似乎明白简默在想什么,水晶般清清冷冷的声音透过纱幔传来:“如果他死时你还身处危险之中,他大概会死不瞑目。可是你安全了,所以他去得很安心。也许有些遗憾,但并不深重。”

    燕如昔:“我可以把你送到转世后的明月楼身边。怎么样,你愿意吗?”

    简默不假思索道:“当然愿意!”

    燕如昔:“哪怕,他爱的只是你的那张皮?”

    简默垂眸沉默片刻,笑了笑:“他爱我,还是爱我这张皮,于我而言,没有区别的。只要能跟他在一起,我可以生生世世如此,无怨无悔。”

    少年提醒他:“可是转世后的他,已经变了容貌、变了声音、变了性情……”

    简默:“那我也爱他!”

    少年:“他已经是完完全全的另一个人了。你确定,你要爱他?”

    简默一怔。

    双瞳闪烁片刻后,他低声说:“那我……默默守着他,看他这一生,平安顺遂、无忧无虑就好。”

    少年嘴角微陷,似笑非笑的模样看起来有些冷:“那,我们拭目以待。”

    * * *

    简默被送到了987号星。那是他最后一次粒子化。燕如昔不允许他在新的世界有如此BUG的能力。

    简默落地时,四周没别的人,就眼前那片空地上蹲着一个黑黑瘦瘦的小孩子,大张着嘴巴,用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满是惊奇地看他,看着傻里傻气的。

    视线略微一扫,简默撇过脸去转身走人。

    三步后,他顿住脚步,低头捏鼻梁——神告诉他,他遇到的第一个人,就是转世后的明月楼。

    很显然,在简默的潜意识里,那个黑黑瘦瘦、穿着不合身的宽大衣裳、露着半侧肩膀、正在蹲大号的小孩子,跟他的月楼是完全搭不上边儿的。所以他才完全没反应过来。

    那个小兽一样的野孩子是他那芝兰玉树的明月楼?简默感觉自己的三观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

    他看了看四周,再三确认,他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个见到的人,确实就是眼前这个小野孩儿,没别的选项。

    简默转身,看着小孩小鸭子似的转了个身,背对着他,撅着小屁屁,专心致志继续蹲他的大号:“……”

    简默没带过小孩子,也不知道这是谁家的小孩子。瞧他蹲在那儿默默努力的小模样,也没好意思上前打扰,悄悄退到一边,看护他。

    四周荒郊野岭的,也不知道这当父母的心多大,能让一个看起来不过四岁的小孩子自己跑到这种地方来。

    小孩蹲完大号,捡了树叶子抹了抹小屁股,踢了两脚土把自己留下的东西盖了,瞧瞧四周,撒丫子跑了。

    除了知道擦屁股之外,其他的行为简直跟野兽没什么区别。

    躲在树后的简默觉得自己的心情有点儿难以言表。

    他跟踪小孩儿进了“军营”——一圈篱笆里五六个帐篷,搞得比古代行军打仗还简陋。他见到了小孩儿的爹。因着一身受明月楼言传身教的修养气度,备受萧衍青睐,主动提出要把他家小崽子丢给简默带。

    简默求之不得。

    “军营”的生活太苦了。他的月楼上辈子自幼失怙,好日子没过上几年,又开始跟他浪迹天涯,被一身伤病折磨了好几年,最后死得那么凄凉。

    虽然最开始面对一个熊孩子有些不知所措,但现在简默十分感谢燕如昔能让他早早地就来到转世的明月楼身边。他一定要把他照顾得好好的。

    小萧白已经没了妈妈,他决不能再让他没了爹。他要帮萧衍重返首都星,让他的小少爷成为真真正...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